中流砥柱亦是危机之源——“队委会”的那些事

3月31日,巴萨一线队球员发表公开声明,表示将降薪70%,以支持俱乐部其他工作人员度过“新冠”疫情。然而与此同时,巴萨球员与管理层的矛盾再次被公之于众。梅西等球员的声明中称“(俱乐部)让我们做一些我们知道自己会做的事情”,暗示俱乐部在减薪这件事上对球员施加了压力。

中流砥柱亦是危机之源——“队委会”的那些事

半年来,梅西、皮克等“球队委员会”与巴萨主席巴托莫为首的管理层频频发生冲突。出现了巴萨高层涉嫌聘请公关公司抹黑球员的丑闻,部分媒体质疑巴萨“球队委员会”的权力。事实上,在许多俱乐部中,都有具有“球队委员会”性质的球员团体。当团队遇到危险时,他们往往会挺身而出;然而,他们和管理层之间往往存在微妙的关系。

[团队委员会-不同形式,常见]

在俱乐部的权力结构中,“团队委员会”是一个特殊的存在。作为球员,受雇于俱乐部;但有资历,有立功,有影响力,有超脱于普通球员的地位,可以参与球队的管理。如果“队委”成员也具备青训身份,他们会被球迷视为球队传承和文化的象征,被视为球队的瑰宝。他们的言行甚至会比管理层更有影响力。

中流砥柱亦是危机之源——“队委会”的那些事

托蒂在罗马有着超然的地位

在奉行“莱茵兰资本主义”的德国,崇尚企业对员工的责任,崇尚“在共识的基础上运作”,很多团队把“团队委员会”作为一个明确的制度来执行,公开让球员参与管理。多特蒙德是公开成立“球队委员会”的球队之一。本赛季,大黄蜂“球队委员会”包括4名球员:罗伊斯、皮斯切克、伍尔兹尔和许梅尔斯。

中流砥柱亦是危机之源——“队委会”的那些事

俱乐部也采用了这种管理模式。2016年,在俱乐部和球员的共同推动下,山东鲁能也借助球队的推荐产生了“球队委员会”,希望加强球队内部的团结,促进球员和管理层的沟通。最终,郝俊民、王永珀、王和蒙蒂洛成为前四名。这四名球员也成为了鲁能泰山队历史上第一个“球队委员会”的成员。

中流砥柱亦是危机之源——“队委会”的那些事

有些球队没有一个公开的“球队委员会”,但有其他方法可以创建有影响力的球员群体。近年来,巴塞罗那通常在赛季前选举几名队长。这些球员在一定程度上起到了“球队委员会”的作用,必要时会站出来代表球员发言。今年2月阿比达尔批评巴萨球员时,梅西公开表示反对,称前队友的行为伤害了更衣室。

中流砥柱亦是危机之源——“队委会”的那些事

皇马,巴萨的死敌,通常是根据在球队呆的时间来决定队长人选的,一定程度上也是“球队委员会”的作用。米兰在辉煌时期并没有一个明确的选拔体系,但随着球队时间和过往的成绩,马尔蒂尼和巴雷西领导的“骑士桌”潜移默化地形成了。德塞利曾经回忆道,“没有人比骑士更热爱这支球队。他们和那些临时买来的佣兵不一样,他们有权利控制这支队伍。”

【诚实守信,危机时刻坚守】

作为最优秀的球员和领导者,当球队遇到危机时,“球队委员会”往往需要率先挺身而出。巴雷西二十出头,米兰遭遇两次降级,但他从未放弃。巴雷西之所以能得到米兰从管理层到球迷的尊重,并以他为核心组成“骑士桌”,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他对红黑军团的忠诚。

中流砥柱亦是危机之源——“队委会”的那些事

巴雷西仍然在米兰管理层工作

2005年米兰在伊斯坦布尔遭遇了可怕的逆转,次年“电话门”爆发。连续的打击让卡卡、加图索、皮尔洛等球员分神。在内忧外患的危机下,“骑士桌”成员很好的履行了队长职责,避免了红黑军团主力阵容的瓦解。2007年,米兰也成功重组了河山,在雅典击败利物浦,获得了球队历史上第7个欧冠冠军。

中流砥柱亦是危机之源——“队委会”的那些事

切尔西2012年欧冠夺冠成功,也起到了“球队委员会”的作用。罗曼·阿布拉莫维奇把宝押在了轰隆隆的大耳朵杯上。然而葡萄牙人让更衣室里充满了风雨,欧冠1-3不敌那不勒斯,濒临出局。无奈之下,阿布只能站在特里、兰帕德、德罗巴为首的“球队委员会”一边,炒掉博阿斯,让大名鼎鼎的迪马特奥执掌球队。

中流砥柱亦是危机之源——“队委会”的那些事

然而,换了教练之后,蓝军奇迹般的复活了。在第二轮对阵那不勒斯的比赛中,“球队委员会”三名成员各进一个头球,媒体盛赞“切尔西以球员最舒服的方式获胜”。从谷底反弹回来的蓝军,一路过关斩将,最终成功反攻夺冠。冠军中,“福帅”迪马特奥当然有贡献,但推动球队前进的是切尔西的“球队委员会”。

[暗流涌动,“年级”就是矛盾]

但凡事都有两面性,“团队委员会”不一定总能起到积极的作用。他们的影响力往往不仅限于球场,甚至可以决定球队的签约和教练的去留。有无数教练因为与“队委”意见不合而被下课。当时的土耳其“国王”特里姆也因为与“骑士桌”的矛盾而在米兰落幕。杭州绿城也有球员“自治”和主教练吴金贵的闹剧。

中流砥柱亦是危机之源——“队委会”的那些事

其实巴萨球员和俱乐部高层的矛盾也是“球队委员会”和高层的权力之争。《世界体育日报》称,引进格里兹曼并推动内马尔转会的决定并非来自巴萨管理层,而是来自更衣室的“球队委员会”。在俱乐部决定打一场友谊赛之前,还需要“球队委员会”的点头。“球队委员会”也对高层提出了很多要求,包括要求额外的百分比奖金,赛季不败奖金等等。

球员之间也可能因为“球队委员会”的存在而产生嫌隙。德国国家队“球队委员会”成立于2010年南非世界杯前夕,当时取得了不错的成绩。但随着时间的推移,“班子委员会”的性质发生了变化,成为各派斗争的焦点。“拜仁帮”、海外球员等德甲球队都想分一杯羹,导致“球队委员会”扩大。两位数玩家最多就是“团队成员”。

中流砥柱亦是危机之源——“队委会”的那些事

“队委会”制度的混乱也为2018年世界杯德国惨败奠定了基础。当时“球队委员会”包括赫迪拉,但尤文图斯中场的状态无法说服大众。为了平衡海外球员和本土球员,德拉克斯勒一度被提名为“球队委员会”成员,但遭到很多本土球员的反对。内部权力的混乱被认为是德国惨败的原因之一。因此,世界杯结束后,德国取消了“球队委员会”的设置。

【荣誉与竞争,竞争不可避免的痛苦】

足球作为一项团队运动,自然需要领导者。所以任何一支球队都必然会产生“球队委员会”或者类似的团体,在球员、高管、球迷之间进行沟通。当团队遇到问题时,这些著名的英雄往往会扮演骨干的角色,帮助团队度过难关。米兰的“骑士桌”,尤文的“布拉德皮特”,巴萨的拉玛西亚传统,都是球队活力的保证。

中流砥柱亦是危机之源——“队委会”的那些事

但另一方面,竞技体育中竞争和淘汰是不可避免的,而“队委会”的存在实际上是人为制造了运动员之间的不平等。当功勋球员因年龄原因失去地位,或者在战术上有所挣扎,但凭借“队委会”的地位拿到了免死金牌,势必会造成队内的不和谐。“队委”和教练的矛盾,往往是因为教练的安排不符合功勋男的胃口,老兵打起来不舒服。

中流砥柱亦是危机之源——“队委会”的那些事

连续两个拜仁教练安切洛蒂和科瓦奇突然下课,部分原因是因为不同意球队的优点

所以,“班子委员会”的存在永远是一把双刃剑。它可以成为团队的中流砥柱,但也可能成为团队危机的源头。竞技体育需要领袖,老兵和功勋人物值得体面的告别;然而与此同时,能在其中生存的人也必然会优胜劣汰。如何平衡隐藏在“团队委员会”背后的悖论,是每个巨人团队都必须认真考虑的问题。

(空 key × taro)

上一篇: 下一篇:

留下评论